当前位置: 首页  > 储能应用分会频道 > 国际交流与合作  返回

拉美锂矿资源概况、立法及国际合作

作者:杨靖 来源: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 发布时间:2022-07-25 浏览:

中国储能网讯:在过去30年里,锂已成为技术革命的主要矿物之一,因为它能在轻电池中储存能量,并具有充电的可能性。当今世界正处于能源转型过程中,对化石燃料驱动交通工具的替代将成倍增加对锂的需求,关于锂矿的控制、开发、工业化和商业化问题成为全球技术和能源霸权争端的核心。拉美及加勒比国家共同体工作组于2022年2月发布了一份关于拉美锂资源基本情况的报告《拉美锂矿资源全景图》,旨在提供关于拉美锂开采的法律、经济和地缘政治状况的系统信息。报告认为,拉美国家锂资源储量丰富,开采潜力大,为构建区域价值链提供了可能性,但这受到国际价格、生产和出口能力两个变量的影响。一些国家的锂链生产性整合存在局限:锂开采的立法存在空缺;各国锂矿控制权归国家所有,但主导该地区资源开发的多为外国或私人资本;由于该地区深受债务危机困扰,资源出口成为还债的重要渠道,这将加深其对资源的依赖,也对资源主权造成威胁。现将主要内容编译如下。

一、拉丁美洲锂资源的储量、生产和出口

锂资源在拉美地缘政治和经济中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拉丁美洲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锂资源储备,目前估计占全球总储量的67%以上,它们集中分布在被称为“锂三角”(Lithium Triangle)地区的玻利维亚、阿根廷和智利(见表1)。智利是拉美锂矿开采和出口量最大的国家,也是全球第二大生产国(22%),仅次于澳大利亚(48.8%),中国(17.1%)名列第三。阿根廷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7.6%,是仅次于智利(58%)的第二大碳酸锂出口国(14%)。巴西在全球生产中所占份额较小(2.3%),但20世纪60年代以来,它一直在为国内市场生产碳酸锂和氢氧化锂,该国建立了由国有企业巴西锂业公司(CBL)运营的综合锂供应链。2016—2019年间,阿根廷和智利共有91%的锂矿出口到美国,两国经济对锂资源有着高度依赖性。

表1 拉丁美洲锂资源储量、生产和出口

主导拉美锂矿开发的大多为外国或私人资本。智利的情况反映了拥有锂资源的外围国家所面临的紧张局势:初级生产由外国公司或与国内资本合作进行,而低附加值产品则以出口为主。在全球锂生产中处领先地位的是中国赣锋锂业和天齐锂业、美国雅保公司和富美实公司以及智利化学和矿业公司。最近,中国天齐锂业取得新进展,同美国雅保公司一同经营世界最大的矿山——澳大利亚格林布什矿。此外,阿根廷的胡胡伊能源公司、澳大利亚的Orocobre公司、日本丰田通商公司和美国力文特公司加入了在阿根廷运营的智利SQM公司、中国赣锋锂业和美国雅保公司。加拿大的西格玛锂业公司、巴西AMG矿业公司和巴西锂业公司也参与到巴西的锂矿开发之中,中国的特变电工—宝成集团和德国ASI系统则加入了玻利维亚的矿业开发。

国际能源机构2021年1月的报告指出,到2040年,全球锂资源的需求将增长42倍,主要用于电动汽车电池的制造。目前,全球71%对锂的需求都源于电池生产。尽管锂是电池技术中关键元素,但它只占电池成本的4%~10%,总成本的50%用于生产电极和石墨等其他活性材料,锂电池生产主要集中在中国、印度和巴西。制造电池的价值链有6个环节:原材料、电池组件、电池、使用、回收。韩国的LG化学、美国的特斯拉、中国的比亚迪和日本的松下是锂离子电池链上各环节的运营商和领导者。由于锂电池的使用,对锂需求增长的预测将以电动汽车为代表。LG化学和日本的松下在墨西哥设有工厂,美国的特斯拉在墨西哥城设有拉美办事处,并可能在巴西设厂。截至2021年9月,占全球锂产量一半以上的矿业公司组成了国际锂协会,它的5个创始成员是智利化学和矿业公司、中国的赣锋锂业、巴西AMG矿业公司、澳大利亚的Orocobre公司和皮尔巴拉矿业公司。

表2  根据原产国划分的南美锂生产公司

此外,锂的新用途不仅包括民用储能用途,还包括军事用途。随着锂越来越多地开始用于汽车电池和航海,其在军事工业中的作用日益广泛,美国政府将开发在重量、耐久性和充电次数方面性能更好的锂电池,以取代酸性电池。同时,在锂离子电池中加入水成分,以防止电池在损坏时燃烧,从而消除士兵的火灾风险。一些已经开发军用电池的公司是美国的埃普斯勒、法国的帅富特和美国的Nanograft公司,它们已与美国国防部签订合同。

二、对锂的国际价格及其前景的考虑

锂的潜力使人们对构建区域价值链产生了相当大的期望。为量化这种期望,明确锂是否像预期的那样具有变革性,这里提出两个相互作用的变量:一方面是国际价格,另一方面是要生产的数量和出口能力。

关于第一个变量,国际锂价波动取决于三个因素:供求条件、石油价格和美联储利率。

1.供求条件:由于锂不像黄金一样具备作为有价值储备的用途,其开采主要用于满足生产需求,由于供不应求,以锂为导向的能源转型将给其价格带来上行压力。在这种动态下,首先投入生产是那些开采成本较低、物流与全球市场紧密结合的地区,如智利和澳大利亚。其次,鉴于玻利维亚和阿根廷是主要的锂资源储备国,其生产条件将为国际价格提供一个基准,若国际价格不包括运往世界市场(连接港口)的物流成本,这些生产区将难以维持运营,因此,“锂三角”的生产成本将损害国际基准价格。鉴于价格将大幅上涨的前景,且其他地区已出现新的勘探热潮,这将使“锂三角”矿产供应独立于世界市场。

2.石油价格。大宗商品在其他货物的成本结构中具有双重作用,它定义了一个价格下限,同时代表了能源转型的价格成本。油价上涨使锂的生产成本提高,但也为能源转型开辟了更多空间。反之,油价下跌降低了生产成本,但出于经济原因,这阻碍了能源转型。国际油价取决于OPEC内部的利益博弈以及美国和沙特阿拉伯(最大的国际储备国)的军事联盟。20世纪70年代以来,OPEC控制着油价动态,美国和沙特阿拉伯的军事联盟允许美国在OPEC谈判中发挥主导作用,沙特几乎是零成本的生产使其能够根据美国的利益稳定国际油价。自2012年以来,美国页岩油革命正在改变全球能源的地缘政治格局,曾经主要的消费国成为净出口国,因此,其保持高油价的利益与不降低正在加速的能源转变进程成本相对应。

3.美联储利率。作为一种双重机制,国家间的基准利率也在大宗商品的报价中发挥作用,尤其是锂。一方面,它定义了全球经济扩张为不依赖当前产出的需求组成部分(如住宅投资、消费者融资等)提供资金的能力。因此,相对较低的利率推动了流动性增加、经济扩张和商品需求增加(随之而来的上行压力)。另一方面,这种流动性的一部分可能会鼓励金融市场的投机需求,并使全球主要市场的价格波动性更大。

这三个因素相互作用,产生了不同的影响,从而形成国际价格趋势。在这方面,中期内明确的趋势是锂价格的上涨压力,因为在能源转型的背景下,全球需求不断增长。

根据智利铜业委员会(COCHILCO)预测,锂的需求量将从2020年的32.7万吨当量碳酸锂增加到2030年的211.4万吨当量碳酸锂,增长超过6倍。电动汽车行业将从2020年占锂消费总量的41%增加到2030年的73.8%。这些预测表明,锂将与铜和石油等其他拉美典型的出口产品相竞争。然而,它并不能完全将铜和石油取代,因为锂的用途是铜的补充,其对石油的替代也只是部分的。铜的整个通电过程取决于电缆,其光纤由铜制成。石油的替代品(石脑油/汽油、乙醇和液化石油气)主要用于运输和燃烧。在家庭和各种需要高温的工业过程中,碳氢化合物仍是初级能源生产所必需的,如燃烧木材、烹饪和燃气加热。

关于第二个变量,即锂的预期产量和出口能力,智利铜业委员会报告预测,最大的锂产量增长将来自澳大利亚,将从2020年的17.4 万吨增加到2030年的41.5 万吨,这将使其目前的产量翻一番,使拉丁美洲在全球锂供应中排名第二。阿根廷也将大幅增加锂产量,到2030年将达到约23.8万吨当量碳酸锂,比2020年增长了4倍。考虑到玻利维亚和阿根廷是重要的锂资源储备国,预计国际锂价将达到足以使其投入生产的水平,否则,两国可能面临给予税收豁免和港口运输补贴的压力。此外,围绕石油价格和国际利率的争端可能会对价格上涨的趋势产生影响,或最终导致价格水平的短期下跌。

三、拉美锂矿开发中的问题及立法与国际合作

(一)锂矿资源开发存在的阻碍因素

拉美国家在锂链生产性整合和发展方面面临一些问题。玻利维亚是锂资源储量最多的国家,但目前主要处于勘探生产阶段,该国缺乏直接提取锂 (EDL) 的技术,其道路等基础设施发展也存在不足,2019年政变后停止的锂矿开采项目至今仍未完全恢复。与玻利维亚相比,智利和阿根廷位于电池和电动汽车价值链的“上游”,但由于盐滩的开发权被授予了私人,国家只收取特许权使用费。秘鲁和墨西哥仍处在勘探锂资源和评估开发前景的过程中,开采尚未正式开始。2020年,墨西哥国家复兴运动党立法委员提议创建一家公共锂开采公司,但此提议未在总统的电力改革提案中被采纳,且由于开采过程需要将锂从黏土和铀等其他物质中分离出来,墨西哥的开采成本高于该地区其他国家。此外,《美加墨三国协议》条款将墨西哥工业与北美紧密联系起来,这使其以国家为主要行为体整合价值链变得困难。

拉美地区因其锂资源储备变得重要,但也面临对资源主权的挑战。鉴于该地区债务不断增加,拉加经委会估计,债务将占该地区国内生产总值的79.3%,偿还债务意味着要向国外输送一定数量的自然资源,以履行对国家债权人的承诺,这加深了这些国家对自然资源的依赖,损害了其对自然资源,特别是战略资源的(如石油、天然气、锂、铜等)的主权。

(二)拉美国家的锂资源立法与国际合作

拉美国家没有关于锂的特定法律,但几乎所有国家都试图制定具体的规范。墨西哥正通过宪法改革对锂资源进行战略评级,阿根廷和秘鲁的相关倡议仍在进行中。然而,在玻利维亚、智利和秘鲁,锂被定义为一种战略资源,智利和玻利维亚对其也有一些具体的管理规则。该地区具有相似的锂矿所有权制度:资源所有权归国家,开发则以特许经营为主。但有一个例外:玻利维亚国家锂矿公司参与整个供应链,而智利只对销售和收集授予特许经营权。墨西哥打算通过上述改革,也通过一家国有公司进行资源开采,不给予任何特许经营权。需要指出的是,在阿根廷,除国家外,地方也具有矿产控制权,该国胡胡伊省能源公司就参与到资源开发中。此外,拉美各国的税收制度多种多样,可根据销售额或面积(公顷)征税,也可两者兼而有之。总的来说,相关各国都同意地方政府参与收入分配。

拉美国家间正在就资源开发的合作进行探讨,根据阿根廷、墨西哥和玻利维亚达成的谅解,促进联合项目,讨论经验、主要问题和达成联合协定对地区发展非常有益。2021年3月,墨西哥经济事务秘书处与玻利维亚官员联系,就锂问题提供咨询意见,7月,两国签署意向书,以推动锂开发、生产和加工方面的国际合作项目。墨西哥组织了一次线上会议,该国地质调查局与玻利维亚高能源技术部副部长和其他专家参加了会议,阐述了锂的地缘政治经济重要性以及拉美国家,特别是玻利维亚面临的技术限制。他们计划2022年在玻利维亚和阿根廷之间举行一次两国代表大会,可能在乌尤尼举行,墨西哥也将参加。2021年6月,玻利维亚和阿根廷签署了一项谅解备忘录,为能源领域的科技交流和发展,特别是锂、碳氢化合物和可再生能源的开采和工业化制定了一项共同议程。2021年7月,秘鲁总统佩德罗·卡斯蒂略的上任为此提供了有利机会,这可能是新的区域一体化倡议的开始,其关键是对战略资源的获取、管理和开发的自主权。

此外,一些锂业公司加入了国际锂企业协会。智利矿业化工、中国赣锋锂业、巴西AMG公司、澳大利亚Orocobre和皮尔巴拉矿业公司已加入伦敦国际锂协会,仅这些公司的锂产量就占世界一半以上。其他公司作为创始准成员参加,包括英国力拓、萨凡纳资源公司和Minviro公司、德国巴斯夫、南非斯班-静水、加拿大赫氏公司、美国伽戈尼能源、法国Adionics公司、澳大利亚安森资源以及中国的蜂巢能源、四川卡森科技和建发物流。

分享到:

关键字:储能材料

中国储能网版权说明:

1、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代表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立场或证实其描述。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请在30日内进行。

4、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13661266197、 邮箱:ly83518@126.com